• 華能每一步,世界更美好

    建設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2020年 第8期(警示篇) 【重點問題之“一把手”】

        【重點問題之“一把手”

    •     謀后路,國企高管截國資;斷前程,退休之年入牢獄

        【案情介紹】

        祝某某,男,1955年11月出生,碩士文化,中共黨員,北京WS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兼北京WS大廈原總經理。

        楊某,男,1964年1月出生,大學文化,中共黨員,北京WS大廈原副總經理兼WS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原經理。

        王某某,男,1951年10月出生,大專文化,中共黨員,北京WS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綜合管理部原副經理。

        及某某,男,1955年2月出生,大學文化,中共黨員,北京WS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助理兼北京WSRY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原總經理。

        為留后路 注冊公司

        隨著國企改革不斷深入,2003年下半年,坐落在北京長安街沿線最繁華地段的WS大廈面臨改制。表面上,WS大廈商務正常,而實際上,大廈管理層內部風起云涌,許多人忐忑不安,不知何去何從。特別是WS大廈的幾個主要班子成員常常議論改制后怎么辦。

        2004年年初,時任WS大廈常務副總經理,主持WS大廈全面工作的祝某某與分管工程部、保安部和物業部的副總經理楊某,分管辦公室、采購部和黨務工作的副總經理兼支部書記及某某、分管人事部的人事總監的王某某等人決定共同出出資注冊一家私營公司,為以后留好后路。

        經過緊鑼密鼓的運作,2004年3月11日,北京HWJX經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HWJX公司)正式注冊成立??紤]到大家都是現職國企干部,遂決定由祝某某的兩名親友擔任公司名義上的法定代表人,公司注冊資本50萬元,每人出資7萬元至15萬元不等,并確定按個人出資比例分紅。

        煞費心機 空套差價

        HWJX公司成立之后,祝某某等人利用該公司做起了損公肥私的事情。

        WS大廈有一項業務是底商出租。2003年6月,因WS大廈經常接到客戶投訴底商承租者某百貨經銷部經營的“鞋服城”,WS大廈計劃將底商租給其他的商家經營,而ZF電訊設備有限公司表達了較強額度租賃愿望,后經WS大廈班子例會研究決定,只要ZF的租金價格合理,可以租給他們。于是,在WS大廈支付了違約金后,WS大廈與某百貨經銷部提前終止了租賃合同。

        在祝某某的支持下和楊某的操作下,2004年3月18日,WS大廈和HWJX公司簽訂了租賃合同,年租金130萬元。同日,HWJX公司又和ZF電訊設備有限公司簽了轉租合同,租期定為8年,前2年租金150萬元,后2年遞增10萬元,再4年遞增35萬元。

        就這樣,HWJX公司從3月11日成立到兩份合同簽訂成功,通過祝某某等人職務之便轉租WS大廈底商,在短短的一周時間內,就空套差價20萬元。隨后,該筆款被作為HWJX公司的利潤,按照每名股東的出資比例進行了“分紅”。

        私分國資 牢獄自筑

        HWJX公司成立后,僅做了WS大廈底商租賃這一單義務。2006年12月該公司注銷。2007年1月,王某某受祝某某指派,以自己與他人共同成立的北京RYTT商貿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RYTT公司)接替HWJX公司繼續開展上述業務,并受祝某某指派管理RYTT公司所截流的房屋租賃款,不定期分配給各位股東。

        2004年5月至2010年10月,祝某某等人利用兩家公司截留WS大廈底商租賃價差款共計人民幣212.2萬余元。

        正可謂聰明一世,卻難逃利字當頭,縱使費盡心機,依然鋃鐺入獄,2012年10月11日,石景山區人民法院認定祝某某、楊某、及某某、王某某的行為構成貪污罪,祝某某、楊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十年。王某某、及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均系從犯,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年。

        【案例評析】

        (一)本案具有涉案人員職位高,作案時間長,作案手段隱蔽的特點

        本案涉案人員在公司不僅身擔要職且都身兼兩職,可見公司對幾人的信任和重視。作案時間跨度長達六年。作案手段是通過私自成立公司,與本單位簽訂租賃合同,然后轉租給真正的有租賃需求的其他公司,從中賺取巨額差價,其犯罪手段比較隱蔽,不易被發現。

        (二)單位對管理人員片面強調經濟效益,切法必要的法制宣傳和思想道德教育

    單位在工作中過多地強調經濟效益,對管理人員的思想政治教育重視不夠,一方面導致企業干部職工法律意識差,如在法庭上,數名被告人均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構成貪污犯罪,對自己的行為性質缺乏正確的認知。另一方面也導致國有企業改制轉型的特殊時期,人心不穩,造成干部職工思想上混亂和困惑,進而因價值錯位與心理失衡,誘發其投機心理,從而利用職務之便,通過各種非法渠道來增加收入。

        (三)單位在選人、用人上失察,沒有形成科學、合理、相互制衡的權力配置

        在新舊體制轉換中,新的體制還不健全,舊的體制尚未失去作用,新舊體制的摩擦碰撞,不可避免的出現各種矛盾和漏洞,此時,單位在選人、用人上更應慎重,特別對某些人員間私下的過度交往更應引起高度警惕。本案中祝某某、楊某、王某某、及某某等在均在單位中掌握著不同的權力,且在長期工作中形成良好的關系,這種關系如果不能對其合理運用,常常左右權力運行,一旦出現利益誘惑,容易出現問題。在本案中,4人不僅共同商量成立私人公司,而且利用自己在職位和權力,共同謀取非法利益,相互之間本應有的監督制約蕩然無存。

    •     在物業出租環節的監督、管理方面,單位相互之間應有的監督蕩然無存

        單位沒有嚴格貫徹執行企業的各項規章制度,尤其是在對一些關鍵崗位、重點人員的制度執行情況,缺乏切實可行、有效且互相制衡的內部監督、檢查和制約機制,對于企業經營運行的各個環節包括企業的物業出租、管理等重要環節管理不透明等,尤其是對容易出現腐敗問題的節點防范不夠,未能形成及早發現并有效制止違法、違規行為的廉政風險防控機制。

        【警鐘長鳴】

        工作始終保清廉,才能幸福度晚年

        “物必自腐,而后蟲生”國有企業領導人在手中的權力得不到科學規范和有效制約時,一旦產生私欲,不僅會給企業和國家造成巨大的損失,本人也要付出鋃鐺入獄、失去自由、被開除公職等一系列慘重代價。本案中四名行為人在公司曾經身居高位,案發時,除楊某年齡為47歲外,另外三人,早已“知天命”,其中祝某某55歲,及某某56歲,王某某59歲,即將享受退休生活的時候,卻因一己之私,一時貪念,從收入豐厚、大權在握的國企領導變成身陷囹圄的階下囚。深刻的教訓再次警示:廣大領導干部要珍惜幸福生活,慎用手中權力,穩得住心神、管得住手腳、擋得住誘惑,經得起考驗,筑牢信念之堤,才能遠離職務犯罪。

        【對策建議】

    •     加強對國有企業人員、特別是包括“一把手”在內的領導層的法治和思想道德教育,使之牢固樹立“知行合一”的履政意識

        一是大力開展普法教育,使之從知法明紀到廉潔自律。注意教育的針對性和實效性,增強企業全體人員的學法、守法、護法意識。二是運用典型案例,以案釋法,以前車之鑒呈現職務犯罪行為人蛻變之路,更加清醒的認識到貪由心生,腐由念起,警醒廣大黨員干部如果經受不住糖衣炮彈的襲擊,便會滑向腐敗的深淵。三是通過持之以恒、切實有效的理想信念教育,價值觀教育,廉潔從業教育,使國有企業領導自覺用社會主義道德規范加強自律,并把他律與自律結合,規范和調整自己的行為,己正達人、德行天下。

    •     強化改制、重組、破產、重大人事變動等特殊時期的監督,確保各項政策的實施。

        要制定全面、完整、縝密的制度體系,明確具體操作細則,特別要加強對班子成員的監管制度和國有資產流失的責任追究制度的建設,要充分發揮紀檢、組織人事、工會、職代會等組織的監督作用,發揮好黨內監督、民主監督、群眾監督和輿論監督作用,把監督落在實處。

    •     根據形勢變化不斷對規章制度的內容進行補充和完善

        針對市場經濟環境中國企業經營管理方面和企業轉型不斷發生的新變化,面臨的新問題,需要不斷完善企業的內部管理制度。如在企業的物業出租、管理環節,應增強招租環節的透明度,增強信息發布的透明度,使企業的物業出租、管理等各項活動在公開、透明的環境中運作,主動接受廣大職工的監督,從源頭上有效抑制可能出現的各種腐敗現象,推動企業健康、有序、快速發展。

    •     加大紀檢監察工作力度,嚴格防范國有企業領導干部違規經商辦企業或從事其他盈利性活動

        為進一步促進國有企業領導干部廉潔履職,保障權力的正確行使,應當適時開展清理整頓國有企業領導干部違規經商辦企業或從事其他營利性活動的專項行動,通過自查自糾、專項檢查、整改落實等階段的扎實工作,不僅要查處領導干部個人名下是否之策有營利性組織,是否在其他營利性組織中兼職,還要關注與其有不正常往來的親友的營利性組織,防止借用他人名義違規經商的行為。在此基礎上,針對專項清理過程中發現的問題,健全制度,堵塞管理漏洞,建立長效機制,從根本上解決國有企業領導干部違規經商辦企業等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

     

     (摘編自預防職務犯罪“以案釋法”叢書系列)

    2020年8月3日 15:41
    ?瀏覽量:0
    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